和她聊天的时候,她有散光的眼睛总是无神地看着没有人的方向,有点像《哈利波特》小说中她最喜欢的人物,卢娜·洛夫古德。不是怪里怪气、飘飘忽忽的气质,而是敏感、洞察力与灵性的象征。

 

对《哈利波特》的喜欢,最初源自于对青春期的调节,那时她不想甚至根本就不开口说话。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这部小说,从此她更愿意在魔法世界里,和书中的人物对话。或许只有真正相信魔法世界的人们才能感受到那种力量。她在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又充满想象的魔法世界中找到一些安慰,偶尔把自己抽离。

 

现在,她依旧喜欢造访魔法世界,偶尔在那里放空、观察。但她说,更喜欢图纸的现实世界,赋予自己的坚定的信念和强大的能量。



出生年月丨1990年7月 
 
职务职称丨成都二公司专业负责人
 
参与完成项目丨融创新川香璟台项目 中南仁寿新悦府项目 达州天誉誉府项目 蓝润南湖项目

 

魔法

 

早上,李晓娜快步走进公司,打开电脑,进入了紧张的工作状态。查看各专业及甲方信息并一一打电话回复。得到新的反馈,立马与组员修改,将新的概念付诸实施。跟组员、其他专业开完会后,她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开始“自己的事”——推敲创意方案。

 

这个项目的创意已经困顿小组许久。甲方客户对创意要求很高。每天,甲方会打来很多个电话,发来“无数条”信息,传达的是同一个意思——改、再改改、再优化优化她不停地和聂总(聂隽,董事,成都二公司总经理),和组员交换意见、碰撞想法,不停地优化创意。夜深人静的时候,晓娜和组员一同对着电脑“逼”自己调整。然而几天后,得到的还是同样的回复。第一次,她觉得创意异常艰难。

 

在这之前,晓娜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想不出来。在洲宇的前两年,做过南充大学城,做过鄂州市市民中心、游乐园等需要大量创意的项目。但从来没有这么头疼过,“我本以为,这个项目有它既定的规定和要求,归根到底,它是有逻辑线条的,对设计师更多的是经验多一点、想法多一点,就够了”。她似乎听见有一个声音在跟自己说:“这和原来那个‘建筑学’不一样啊。”




 

抽离

 

高二的政治书上有一句话,大意是“未来的几十年,中国将面临大规模城市化,建筑行业担负着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的重任” 。因为这句话,晓娜怀揣着一腔对建筑设计师这份职业的憧憬,从此结下与建筑的不解之缘。

 

初到洲宇时,晓娜并不是最开朗、最积极的那一个。每天安安静静地,把脑海里一大堆的概念想法在稿纸上一一呈现,她就非常满足。

 

从事建筑方案设计工作三年后,作为洲宇打过胜仗、经历最多项目和历练的员工之一,晓娜肩负起了“带兵打仗”的任务。

 

作为成都二公司专业负责人,不仅要根据项目特点提出创造性的概念想法,还要最大限度发挥团队协作的能力,实现既定目标。方案研讨、沟通敲定、反复博弈、完善……那段时间里,对话成了晓娜工作中特别艰难的一件事。

 

如果要给自己的工作打个分,以100分为满分,晓娜只给自己及格分。扣掉的分,她把它划到那些不想说话的时刻:“我有时候会迷茫,老是觉得跟人交流是个障碍。” 

 

晓娜知道那个世界不会消失,但她需要一种力量支撑她前进。



 

接纳

 

这是一场苦心孤诣的打磨,需要主动走出自己原有的“安全区”。在一次次的协调、沟通中,晓娜不仅提升了与团队的协作力,也解锁了不少心里上的难题。

 

1年后,她已经将这一切矛盾处理完毕,至少在她的口中,大多数矛盾很快就解决了。“我会自己跟自己对话,告诉自己应该这样做。”

 

如今,晓娜早已成了领导眼中优秀的专负。但在这之前,如果要她单独接待甲方客户,她心里是抗拒的。现在,她认为,这是一种被公司和周围人认可。

 

 

 

专注

 

走出象牙塔,心里面角色的转换让她对建筑设计有了更深的认识。晓娜说不清自己对建筑设计是不是热爱,尽管是一开始被它吸引,但能肯定的是“自己心里有股劲儿”,是基于一种要把本职工作做好、把平凡事做到不平凡的信念。她想起蒋总(蒋洪,董事长、总裁)说的那句话,“能把普通的事做好,那就不普通。”

 

那个新项目,最后,他们如期提交了一份沉淀着整个团队智慧和汗水的作品。当被问到在创作过程中的创意来源,晓娜说:多看多思考,不能去实地看,就在网上搜来看;做方案的时侯,“把你真实的经验、建筑的规则和功能这些揉在一起,再加一点你的美学概念,至于怎么揉,什么比例,就是个人才华。”

 

时间带来的紧迫感让她的身体仿佛是被潜意识驱动着在追赶那个目标。有时候,同事们笑称她为“工作狂”,她也接受。但这种对紧张节奏的自嘲也让我知道,她实际上乐在其中。

 

“休息的时间我就睡觉,深宅。”说这话的时侯,深陷在椅子里的晓娜看上去有点无奈,但她无神的双眼和随意搁置的双手都在展示——这个独立而享受现在的灵魂。

 

晓娜与魔法世界之间的关系从此变得纯粹,它已经不再承担替她去对话的作用。在这个或下个周末,当她坐在电影院看《神奇动物2》时,她和十年前的自己,已经不一样。




以下是李晓娜部分采访实录

 

会不会渐渐地感到灵感枯竭?

李晓娜我们公司现在做住宅比较多。住宅是有很多它的规则在里头的,现在来看,做住宅,更多的是经验多一点、想法多一点。但其实,不管是做住宅也好,做其他的也好,都差不多。做每个东西,要做好都是不容易的,这里头有很多东西要学习。大家都在努力学习和不断提高。

 

你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李晓娜说走就走的旅行。去年我休年假回来之后,有了去大理的这个想法,立马我就打电话请假,第二天就飞了。

 

我去了苍山,去了那里的酒吧,酒吧的吧台离门口很近,有个乐队在演出,我就坐在下面看着他们。我不算是乖乖女,但这样的出走还是第一次,偶尔可以不一样一下嘛(笑)。

 

最喜欢哈利波特里面的哪个人物?

李晓娜都很喜欢,但是比较喜欢一个叫卢娜的小女孩。在小说里面,大家都觉得她脑子不正常,会自言自语,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跟人也不太合群,大家觉得她疯疯癫癫的。我觉得她很可爱。

 

你刚说“抗拒现在的自己”,是什么样的自己?

李晓娜不是善于打交道、会去沟通交流的自己,而是偶尔会排斥正在改变的自己。但我会说服自己去做。

 

从最近的某个项目中,你有什么经验跟大家分享吗?

李晓娜我们现在做的一个项目,作为地标建筑,外立面设计要求很高。这个时候不仅创意很重要,还要说服领导和甲方,要让他们觉得你的创意值得他们去投入。挺难的。有时候我们都做得有点恼火了,但都没多大效果。聂总常给我们说,多看多思考。但有时候我们平时比较多琐事,比较缺少专注力。我在想,怎么提高这种专注力。有经验的前辈或同事,可以跟我分享一下!

 

另外,我觉得设计需要综合各方意见和审美,有可能会一直修改,没有时间止境,所以做设计,还是要对它有极大热爱的。

 

你热爱吗?

李晓娜我老感觉对事物的喜欢,谈不上热爱。我不管是喜欢什么东西,都不会特别疯狂,但心里还是有股劲儿,觉得既然做了,还是要尽自己最大努力,把本职工作做好,把平凡事做到不平凡。





上一条
下一条
返回列表